校外培訓,不能只是一門生意
來源: 今晚報  作者: 李吉森  編輯:付勇鈞  2021-06-08 10:19:19

公交車站牌上一則校外培訓班的廣告,以師資和小班課為噱頭。

一則校外培訓班的廣告,引發家長焦慮。 本版照片  本報記者  李吉森攝

天津北方網訊:6月1日,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宣布,對新東方、學而思、精銳教育、掌門1對1、華爾街英語、噠噠英語等13家校外培訓機構予以頂格罰款。加上此前已查處的猿輔導和作業幫,市場監管總局已對15家校外培訓機構罰款共計3650萬元。

披露信息顯示,此次重點檢查發現,校外培訓機構違法違規行為主要特點是“虛構、夸大、誘導”。培訓機構虛構教師資質、虛構執教履歷、夸大培訓效果、夸大機構實力、編造用戶評價,引誘家長購買課程,而且存在價格欺詐。

這輪監管風暴來得猛烈,也受到家長們的普遍歡迎。過去數年,教育培訓行業快速發展,融資的上市企業越來越多,頭部企業的年營業額超過100億元。然而,在其快速發展和高估值的背后,是一個個家庭承擔著越來越沉重的學費壓力,孩子們也沒有了快樂的假期。當教育培訓已演變成為一門生意,資本化的惡果開始顯現出來,校外培訓容易出現拔苗助長、超前教學的現象,干擾和影響了校內的正常教學秩序。

在監管風暴之后,將迎來新一個暑假。校外培訓行業將走向何方?孩子們會有一個快樂輕松的暑假嗎?記者為此展開了專項調查。

“無證”人員大撤退

在某網絡培訓機構擔任小學英語老師的肖洋(化名),最近被培訓機構裁員了。裁員的原因是她沒有教師資格證,培訓機構讓她轉為銷售崗。但她知道銷售崗的工作都是“想方設法讓家長購買課程或者續課”,自己實在沒有那個能力。于是,肖洋接受公司的解聘決定,在市場上再尋找其他的工作。

事實上,肖洋已在這家在線網絡培訓機構工作了近三年。2018年6月,她從本市一所師范類院校畢業,學的專業是會計。畢業時,她考取了會計從業資格證。但是,由于財務會計專業的畢業生太多,市場上需要的又都是有經驗的高端人才,像她這樣剛畢業的會計專業大學生不容易找到稱心的工作。

適逢教育培訓行業蓬勃發展,這些獲得融資的培訓機構在市場上大力招聘。肖洋抱著試試看的想法投了一些簡歷,應聘的是小學語文、小學數學和小學英語老師的崗位。一家在線培訓機構發出了面試邀請,面試是通過視頻連線方式進行的,而且還有10分鐘的試講。當時,她向培訓機構提出,自己雖然是師范院校畢業,但并沒有獲得教師資格證。

但該培訓機構的人事部門卻對這個問題并不在乎,他們說,沒有教師資格證也可以在線教學,可以先上車再補票,后期再到屬地的教育部門考取證書。這個變通的做法,讓肖洋這位無證人員也加入了教師隊伍。

進入公司后,肖洋去總部接受過兩個月的培訓。她在培訓時發現這些老師大部分都沒有教師資格證,而且從師范類院校畢業的都不多。大家的專業背景各不相同,有學法學的、工商管理的,還有學水利的、土木工程的。因為教育培訓行業市場火爆,把很多非專業的畢業生都吸引了過來。

小學的英語課程相對簡單,肖洋很快就開始了教學工作。教學一周后,她發現了一些問題。教研組組長交給她的授課內容為小學五年級的,但她教的卻是小學三年級的學生,這屬于超前教學。她把這個問題反映給了教研組長,組長卻說:“就是要這樣。讓學生們認識到自己的能力不夠,讓家長們體會到我們教的內容比較深,這有利于后期銷售課程,讓家長們續課。”

讓小學三年級的孩子聽五年級的課程,這不是拔苗助長嗎?肖洋在課堂上發現,很多孩子都跟不上教學進度,雖然都在認真聽課,但實際上消化吸收的并不多,也就是說,這種超前教學并沒有實際效果。而且,這還打擊了部分孩子的積極性,他們對英語學習已沒有了當初的興趣。即便這樣,在培訓機構銷售人員的誘導下,這些孩子的家長都還在續費,孩子們也不得不在網上繼續聽課。

肖洋曾經在公司的網頁上看到過公司對自己的介紹,公司把她包裝成了“畢業于985院校,有8年教學經驗,指導的學生曾經在英語演講比賽中獲獎”,這些內容,均是虛構。她曾經靦腆地向公司提出:自己剛畢業,教學經歷還不到一年,這些名不副實的介紹讓她坐立不安。但是公司人事部門卻告訴她說:“這都是為了吸引家長和學生。包裝得越有資歷,吸引的學生越多,課程就賣得越好。到時候,給你漲工資、發獎金……”

2019年,培訓公司接到屬地教育部門的通知,要求所有授課老師都必須獲得教師資格證,截止時間是2020年6月。肖洋立即報名參加了當年的教師資格證考試,但由于準備時間不足,再加上當初沒有學習過教育類、心理類的課程,她考試時很多題目都不會,最終也沒有獲得教師資格證書。即便這樣,公司還讓她繼續教課,她仍被包裝成“985院校畢業的名師”,相關資料仍然張貼在網站的首頁上。

公司里那些已經取得教師資格證的年輕人紛紛辭職,去各地考取事業編的中小學老師,一時間,公司里又缺教師。公司發現后,也不鼓勵這些年輕的畢業生去考取教師資格證了。教師無證,不符合教育部門對校外培訓機構的要求;有證,又面臨人才流失。培訓機構在教師資源方面處于進退兩難的境地。

肖洋被安排去銷售崗和客服崗鍛煉,接觸學生的家長,主要工作是開發新客戶、維護老客戶。每天,銷售部門的大屏幕上滾動播放著各位銷售人員的業績,自己總是排名在后,肖洋很是著急。晨會上,各位銷售員群情激昂,有的銷售員一天要打上100多個電話。話術本里,很多都是固定套路。

肖洋曾經了解過自己公司開發的課程,自己也參與過教學,她覺得,有些課程根本不會達到家長的預期。以小學英語為例,公司的課程是超綱教學,摻雜著生僻詞匯,并不能提高初學者的詞匯量,更不能激發他們學習英語的興趣。有時候,講師的發音和學校老師的發音不同,孩子無所適從。這樣的教學,只能起到反作用。

今年3月份,教育主管部門開始嚴查培訓機構的師資資質,培訓公司趕緊讓無證人員換崗。這一次,查得非常嚴格,公司里的60多位教師,只有20多人持有教師資格證。無奈之下,公司只得收縮規模,市場開發也暫停了。鑒于市場受限,公司只好啟動裁員程序,肖洋名列其中。

“我并不想在校外培訓機構繼續從業下去了,F在的我不再承受學生續課的壓力和良心的考驗,心理上解脫了。”肖洋說。

近期,多個知名培訓機構均傳出裁員的消息,一路狂飆的校外培訓行業走上了資本撤離、精簡業務和合規經營之路。

家長們日趨理性

4月份,姜女士從電商網站上購買了一套小學生作文書,在接下來的三天里陸續收到了好幾家機構的電話,詢問是否需要給孩子報一個作文培訓班。接到這樣的電話,姜女士已見怪不怪了,每周她都要接到這樣的電話五六個,全部是推銷校外培訓課程的。到底是誰泄露了她的信息,她已無從考證,她只是知道自己在校外培訓機構的潛在客戶名單上,而且他們連自己孩子的名字也知道。

這一次,姜女士心平氣和地和培訓機構銷售人員說,自家孩子并不需要上作文培訓班;而且自己就是一家文學雜志的編輯,每天處理文字、寫各種文章,接下來她要自己教孩子。她從網上買作文書,只是給孩子一個參考而已。聽到這樣的回復,校外作文培訓機構再也不來騷擾她了。

一年前的姜女士可并不是這樣,當時她有些焦慮,擔心孩子會輸在起跑線上。那時候她非常忙,沒時間照顧孩子的學習。孩子到了小學五年級,課本的知識難度增加,考試分數出現下滑。正在此時,各種校外培訓班發布宣傳廣告,有些宣傳單說得很直白:“您來了,我們培訓您家孩子;您不來,我們培訓您家孩子的競爭對手。”

這種宣傳語直插姜女士的軟肋,她有了緊張感和焦慮感。正是打基礎的時候,如果孩子落后于人,以后在中考、高考中怎么取勝?她迅速給孩子報了英語線上培訓班,花費1萬多元;又給孩子報了中文精讀課,花費3000多元。

幾個月下來,姜女士發現,孩子線上英語課的老師都是外國人,雖然發音純正,但是講授的內容卻過于高深,孩子明顯跟不上。中文精讀課也是,老師是一位哲學專業的畢業生,教授的內容大部分是古文。她原本期望通過校外培訓的補充學習,孩子的成績能有所提高。結果,期末考試的成績出來了,孩子的分數又下滑了不少。

到了這學期,姜女士先把外國老師的英語課停了;接著又咨詢孩子的意見,是否繼續上中文精讀課。孩子表示,自己一個也不想上,只期望家長給自己多買點課外書,中外經典名著之類,自己在家里閱讀,以提升閱讀理解能力。姜女士也是第一次發覺,以前替孩子做的決定都是從家長的角度出發,從沒考慮過孩子的切身感受和實際想法。

從那以后,她不再花錢報各種無效的培訓班,而是投入時間和精力輔導孩子。一兩個月后,孩子的成績穩步提升。孩子正處在增長見識、豐富閱歷的年齡,每到周末和節假日,姜女士都會帶孩子出去游玩兒,和孩子一起交流旅途的感受。慢慢地,孩子的表達能力、理解能力有所提升,閱讀、寫作文的興趣大大增加。

都說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,可是,家長們并沒有觀察和思考孩子到底需要怎樣跑,而是在焦慮和恐慌中,花錢把孩子送到各種培訓班上課。這筆錢花得并不值。一項調查顯示,49%給孩子報課外培訓班的家長認為,孩子參加校外培訓班收獲甚微,很多家長對報培訓班后隨之而來的亂象表示不滿。教育教學質量得不到保證,被家長們視為校外培訓班最大的問題,有40%的家長稱遇到過校外培訓機構“預付周期過長”、“應試傾向”、“超綱教學”、“虛假宣傳”等問題。

姜女士說,這個暑假,她將請年假帶孩子出去旅游半個月,在旅途中增長孩子的見識和閱歷。“我會根據孩子的要求,買他喜歡看的書籍,但是不會給他報校外培訓班。”姜女士篤定地說。

樹立正確的教育、成才觀念

市場研究報告指出,過去幾年,校外培訓行業快速發展,市場規模從2000億元攀升到4700億元,十多家公司融資上市,頭部企業的年營業額達100多億元。具體到每個家庭,平均一位孩子報校外培訓班的花費為1萬多元。

資本大步挺進教育培訓行業,使得一些培訓機構快速擴張,通過加盟、代理等方式跑馬圈地,招募無證人員在線授課。一些逐利機構,通過分期付款、培訓貸款等方式讓家長背上債務,增加了家長負擔。無序發展的后果是,一些機構卷款跑路,家長們維權無門。

5月21日,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九次會議指出,義務教育最突出的問題之一是中小學生負擔太重,短視化、功利化的問題沒有得到根本解決。特別是校外培訓機構無序發展,“校內減負、校外增負”的現象突出。會議強調,要全面規范管理校外培訓機構,堅持從嚴治理,對存在不符合資質、管理混亂、借機斂財、虛假宣傳、與學校勾連牟利等問題的機構,要嚴肅查處。要明確培訓機構的收費標準,加強預收費監管,嚴禁隨意資本化運作,不能讓良心的行業變成逐利的產業。

和平區一家中學高三年級班主任王原介紹,今年,學校下發了《天津市中小學生參加校外培訓提醒函》,引導家長樹立正確的教育觀念和成才觀念,客觀地看待社會培訓,理性選擇校外培訓機構。同時,天津市教委會同市金融局等部門出臺了《天津市校外培訓機構學費資金管理暫行辦法》,其中要求,校外培訓機構應在本市范圍內選擇一家銀行,開立唯一的學費專用賬戶,向學生收取的學費應繳入專用賬戶管理。這些措施的出臺,保障了學生和家長的權益,同時,家長們也日趨理性,報課外培訓班的熱情正在消退。從長遠看,公立學校要強化學校教育的主陣地作用,做到應教盡教,校外培訓也應該聘用有資質的老師授課,規范發展,這樣校外培訓才能成為學校教育的有益補充。(津云新聞編輯付勇鈞)

網絡天津 精彩無限——今晚網
亚洲国产综合第34页